向后倒下时,我像得到解救似的感到,它无可挽回地淹死在我那填平所有洼地漫过一切堤岸的血泊里。 - 卡夫卡

黄佐

来自讀古籍

黄佐(1490-1566)明广东香山(今中山)人,字才伯,号希斋,晚号泰泉。祖籍江西,明初定居香山。祖父黄瑜,世称双槐先生,父亲黄畿,世称粤洲先生,皆为一代儒宗,以品学知名。正德十五年(1521年)辛巳科进士,廷试选庶吉士。嘉靖初由庶吉士授翰林院编修。有司请修《广州志》。以翰林外调,历江西佥事、广西学政。因母病辞官归家。嘉靖十五年(1536年)以翰林编修兼左春坊左司谏。不久,晋侍读掌南京翰林院,擢南京国子祭酒,穆宗诏赠礼部右侍郎,谥“文裕”。累擢少詹事。晚年谒哲学家王守仁,得到王守仁称赞,与大学士夏言论河套事不合被罢归,弃官归养,筑室于禺山之阳,潜心研习孔孟之道。

人物简介

学宗程朱,是岭南著名学者,学者称泰泉先生。曾与王守仁辩难知行合一之旨。黄宗羲在《明儒学案》中为他特立泰泉学案,称他是个博通经史的思想家,在岭南思想史上占有一席之地。藏书丰富,家有藏书楼为“宝书楼”,收藏各类书籍为岭南之冠,秘籍善本亦为最多之家。据《广州府志》记载:“宝书楼在旧潘司左”。为学重博约,博通典、礼、乐、律、词、章。编撰有《广州人物传》、《广东通志》、《罗浮山志》、《广西通志》、《香山县志》、《琼台外记》、《珠崖录》、《泰泉集》、《乐典》、《诗经通解》、《明言类选》、《文艺流别》、《革除遗事》、《春秋传意》《庸言》、《翰林记》、《诗文集》、《泰泉乡礼》、《小学古训》等460余卷。

人物生平

黄佐聪慧好学,幼承家风,3岁即受读《孝经》,8岁钻研诗、词以及天文、历算之书。明正德五年(1510年)中解元,嘉靖元年(1522年)中进士,选庶吉士,授翰林院编修。在“大礼议”之争,黄佐主张依礼追嘉靖帝生父为皇叔,因而被外放任江西佥事。旋改任广西督学,任内倡修乡村社学,拆除淫祠,编印《理学本源》颁行所辖郡邑。后因母病致仕。居家9年后被重新起用,为翰林院编修兼左春坊左司谏。不久进职侍读,掌南京翰林院,召为右谕德,擢南京国子监祭酒。丁母忧后又任少詹事,与首辅夏言议河套事,意见相左。其时,吏部右侍郎职位空缺,欲谋此位者互相诋毁,使龙颜大怒。黄佐虽未参与其事,却因是被荐举的候选人而受牵连罢官。淡泊功名的黄佐自此绝意仕途。

归居广州后,黄佐改白云山景泰寺为泰泉书院,广收弟子。弟子中不乏俊贤之才,明代岭南诗坛著名的“南园后五先生”中,欧大任梁有誉黎民表三人即出其门下。讲学之余,黄佐潜心著述,在经学、地方文献、诗词等方面均有较大建树。黄佐博通经籍,学术上尊陈献章之学说,而与王守仁则数相辩难,其所持理气一体说,认为“理即气也,气之有条不可离者谓之理,理之全体不可离者谓之道。盖通天地、亘今古,无非一气而已”,在明代学坛独树一帜。

人物成就

其经类著述有《诗经通解》21卷、《礼典》40卷、《乐典》36卷、《乡礼》7卷、《续春秋明经》12卷、《小学古训》1卷、《姆训》1卷。黄佐又是一代之诗宗,著有诗文集《两都赋》2卷,《泰泉集》60卷。其诗任气而行,雄直恣肆,不傍门户,被后人尊为“吾粤之昌黎”。朱彝尊谓“岭南诗派,文裕(黄佐谥号)实为领袖,功不可泯。” 黄佐在地方文献方面贡献尤为卓著。正德年间撰成《广州人物传》24卷,分门别类记载广东历代先贤近二百人。嘉靖六年(1527年)纂成《广州市府志》,共70卷50余万字。此书有作有述,记秦至元史事,皆采录史书;明洪武至嘉靖史事,则据所见所闻。嘉靖三十七年主纂《广东通志》,历时三载,成书70卷。此书体例严谨,文字简雅,资料充实。还有《罗浮山志》、《志雍志》24卷、《广西通志》60卷、《香山县志》8卷。此外,尚有史类著述《通历》36卷、《革除遗事》6卷、《翰林记》20卷等。

嘉靖四十五年病逝,诏赠礼部左侍郎,谥文裕。

岭南儒学集大成者

黄佐是一位卓越的思想家,被认为是继丘濬、陈献章之后,岭南儒学的又一位集大成者。他不但影响了明正德以后岭南学术的发展,而且在明代以程朱理学为主导的思想潮流中,能自辟蹊径,独树一帜。

黄佐的基本理论得益于孔孟儒学,深受程朱影响,但他又发展了理学。首先,在理气关系上,反对“理先气后”说。朱熹认为“太极只是一个理字”,又说“太极只是一个气”。对“理”和“气”的认识,朱熹的表达是模糊的。于是关于“理”与“气”孰先孰后的问题,由于朱熹的左右其说,遂成为了后世学者争论不休的题目,而且大多数学者都认为,归根到底,朱熹是主张“理在气先的”。黄佐认为,作为宇宙最高范畴的“理”与“气”,亦与宇宙间的一切事物一样,是一个统一体,两者表现之形式可有不同,但不能强分为二。他准确地指出,宇宙的本原是“气”,是物质性的“气”,此“气”的发展、变化而表现为宇宙运动自身的规律性,这便是“理”。“理”并非主宰宇宙万物的意志,而是宇宙万物自身发展、变化所表现而又必须遵循的规律。“气”是“理”的物质形式,“理”是“气”的最高概括。其次,在知行关系上,黄佐反对心学末流不尚读书、一味枯坐冥想的空疏学风,认为应当知行统一。他明确指出,无论是朱熹的“先知后行”之说,或是王阳明的“知行并进”之论,都是不能贯彻到底的理论,实质上是以“知”代替“行”。“知”和“行”是一个完整的统一体,互相依存,不可分割;但又具有自身相对的独立性,表现为对事物认识、个人修养的不同层次和不同阶段。“知’是“行”的基础,“行”是“知”的表现,两者以不同的形式存在。这些辩证的观点,已经隐约地透露出宇宙万物的统一性和相对独立性的消息。

修广西通志记民族历史

黄佐一生主要从事教育及著述活动,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和文献学家。他精通典礼、乐律、词章,曾参与编修《永乐大典》,平生撰述多达260余卷,共39种。其中纂修的志书包括《广东通志》七十卷、《广州府志》七十卷、《广州人物传》二十四卷及《香山县志》、《罗浮山志》等。另著有《乐典》、《泰泉乡礼》、《论学书》、《论说》、《东廓语录》、《翰林记》、《小学古训》、《泰泉集》等。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现存最早的“广西通志”正是黄佐主持纂修的。嘉靖九年(1530年),黄佐任广西提学佥事期间,受命纂修《广西通志》。半年多后,初稿完成,经全州同知舒柏等校订后,于嘉靖十年(1531年)成书,同年刊刻。《广西通志》共六十卷,分图经、表、志、列传、外志5大类,分别记载广西历史沿革、地理山川、田赋、物产、民族风土人情、土司制度、学校、兵防和历史人物等。其中对明靖江王第一至第十世系资料及兵防等方面的记载颇为详细。因该书内容丰富,史料翔实,体例严谨,被后人公认为历代所修《广西通志》中较好的一部,对研究广西地方民族历史颇具参考价值。他在广西的著述,除了《广西通志》外,还有《广西平蛮录》、《广西图经》等。


黄佐还是一位才华横溢的高产诗人。他的诗歌风格雄伟奇丽,壮浪恣肆,有“粤中昌黎(韩愈)”之称。诗歌题材多样,境界雄阔,内涵深厚,给明代的广东诗人很大的影响。著名学者朱彝尊甚至将黄佐奉为岭南诗派的领袖。

黄佐不愧为明代岭南成就非凡的大学者。后人对其学术成就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认为,在明朝人物中,黄佐的学问最有根底。万历《广西通志》将他列入名宦传,清朝初年,他与王阳明等人一起被列入广西名宦祠,供人致祭。现广州白云山栖霞岭景泰寺前,尚存有黄佐墓,为广州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

作品

《春夜大醉言志诗》

拔剑起舞临高台,北斗插地银河回。
长空赠我以明月,天下知心唯酒杯!
门前马跃箫鼓动,栅上鸡啼天地开。
倦游却忆少年事,笑拥如花歌落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