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甌北先生墓誌

来自讀古籍

皇清誥授中憲大夫、賜進士及第、翰林院編修、貴州貴西兵備道、庚午科重赴鹿鳴筵宴、晉加三品頂戴趙甌北府君墓誌銘:

嘉慶廿年球九月,趙氏廷英昆仲等來金陵,乞撰其尊甫甌北先生墓誌。先生與予同里,有姻聯,又爲詞館前輩,生平游處甚熟,知其學行尤悉,不可以不敏辭。

按《狀》,先生姓趙氏,諱翼,字耘松,號甌北,常州府陽湖縣人。其先有名孟堙者,爲宋宗室,元末官高郵州錄事,因家常州。五傳生敔,明景泰甲戌進士,歷山西、山東按察使。七傳生州,爲先生曾祖。生福臻,又名斗煃,贈儒林郎,爲先生祖。生惟寬,贈中憲大夫,爲先生父。配丁太恭人,生先生及弟汝明、汝霖。趙氏遷常久,家中落,父中憲公以授徒爲生計。先生有異稟,三歲識字,十二歲爲科舉文,一日輒成七篇。時令甲未以詩試士,特好爲之,兼爲古文。十九歲入縣學,游學都門,才名動輦下。劉文正公時爲總憲,延至家,纂修宮史。以直隸商籍入學,中乾隆十五年庚午科北榜舉人,補義學教習。十九年會試,中明通榜,用內閣中書。明年補官,又明年入直軍機。尹文端公、傅文忠公皆倚重先生。扈從行在,或伏地草奏,下筆千言,文不加點。一切應奉文字,非先生不辦。二十六年,中辛巳科進士,殿試呈卷第一。 高宗純皇帝以國朝已來陜西未有狀元,遂以第三卷互易,即王文端也。授翰林院編修。明年京察一等,記名在翰林。時任撰文,修《通鑑輯覽》。壬午科分校順天鄉試,乙酉科爲順天武闈鄉試主考官。癸未、丙戌科俱充會試同考官,得士尤盛。

三十一年冬,授廣西鎮安府知府。府境極邊,民淳訟簡,而常社倉榖有出輕入重之弊。粵民償榖以竹筐,以權代概。有司因購馬濟滇軍,別製大筐斂榖,事罷遂以爲常,民苦之。先生開府倉,聽民用舊筐自權以納榖。于是民皆持羨榖以去,飲食醉飽,懽聲溢闤闠。屬城有控橫斂者,則縛其監倉奴及書吏,痛懲之。鎮安民由是感激。每出行,爭肩輿先生過其邨,送歷他邨亦如之。老弱饋餉雞豚酒醴,先生辭之不得,無煩縣令供頓矣。其後有爲先生立生祠者。會以辦案不合總督李公侍堯意,幾被劾,適有特旨,令先生赴滇參軍事。是時明將軍瑞征緬甸失事殉難,緬酋遣使求和,副將軍大學士阿公里袞奏其事,上不許。時阿文成公桂以總督來將軍,大兵停征,奉命以偏師勦南坎、頓拐等處。兩將軍出行,令先生守大營護將印,一切緩急應援,皆得便宜行事。及大學士傅文忠公來滇經畧兵事,議以大兵渡戛鳩江進勦,即大金江上流也。令提督以偏師五千從普洱進,遙爲聲援。先生謂戛鳩、普洱相去四千餘里,大兵既渡戛鳩之西,則偏師宜由江東岸近地進取猛密,夾江而下,造船以通往來,庶兩軍可以互應。遂如先生言入告。其後渡戛鳩之兵遭瘴氣,多疾病,而阿文成公所統江東岸一軍獨完。又以此兵敗賊於蠻暮、老官屯,卒以蕆事。時三十四年也。

明年調守廣東廣州府。先是總督李公固欲調先生,使他守諭意。先生不可,曰:‘鎮安天子所授,吾受上司恩調善地,他日何能自行其志?’至是人服其能自立云。海盜拒官兵而竄,盡獲之得一百八人,按律皆當死。先生念諸盜無殺人案,乃條別其輕重,戮其魁,餘多遣戍者。其他平情折獄類此。明年擢貴州貴西兵備道。威寧、水程兩鉛廠舊由糧道管轄,大小官吏漁利虧空。案發,巡撫、司、道以下多罹重辟,因改令貴西道經理。先生以立法方始,凡短發工價運費諸弊盡剔除之。又催在途未運銅斤速抵蜀省。上司方以是爲先生功,旋以廣州讞獄舊案,奉部議降級,奉 旨送部引見。當路欲奏留先生,先生以母老力辭,歸里侍養者五年,暨終制,遂不復出。

五十二年,閩督李公侍堯征臺灣,過常州,邀先生贊畫軍事,偕至泉州。李公故精嚴,事少寬假。先生閱歷兵事久,謂惜費則成功遲而費轉多,不惜費則成功速而費轉少。凡軍裝口糧,一切擘畫從寬濟軍。爲李公繕摺,奏請得 旨,軍皆挾纊。時賊初起,提督等率兵過海。前督常公青來將軍督師,咸謂不日蕩平。先生難之。告李公宜以實情上達,并函書廣督調兵待用。及大兵不利,總兵爲賊所陷,游擊被戕,果賴粵兵以濟。李公以是服先生預策之善。事平欲奏起,先生堅辭乃止。

先生年過六十,歸後以著述自娛。主講安定書院,往還平江一帶,所至名流傾倒,傳寫時什,江左紙貴。同時袁大令枚、蔣太史士銓與先生齊名,如唐之李、杜、元、白。而先生高才博物,既歷清要,通達 朝章國典尤邃於史學。家居數十年,手不釋卷。所撰《廿二史劄記》,鉤稽同異,屬詞比事,其于前代弊政,一篇之中三致意焉。所爲詩,無不如人意所欲出。不拘唐宋格律,自成一家。凡撰《陔餘叢考》四十三卷、《廿二史劄記》三十六卷、《甌北詩集》五十三卷、《皇朝武功紀盛》四卷、《簷曝雜記》六卷、《唐宋十家詩話》十二卷,論世者以爲 國家中葉極盛之世,文章者壽必有應運而興,爲一代冠冕,先生其人矣!方先生七十時,兩江總督費公淳、漕督蔣公兆奎皆出先生門。每過存先生咨詢風土,言不及私,兩公益重先生。嘉慶十五年庚午科鄉試,先生八十有四,重赴鹿鳴筵宴,奉 旨賜三品官服。先生素和易,生平無疾言遽色。服食節儉,家稍豐裕,凡少賤時有德于先生者皆厚酬之。曰財債當償,心債尤不可負也。里中偏炎,則捐千金爲搢紳倡。至十九年四月十七日,以疾終于里第,春秋八十有八。

配劉恭人,繼配程恭人,皆溫恭淑慎,治家勤儉,族黨無閒言。先後卒在先生前。側室蔣氏。子:廷英,候選同知;廷偉,縣學生,先卒;廷俊,縣學生,候選通判;廷彥,府學生,候選鹽運司經歷。女:長,嫁國子監生沈景蒼;次,嫁邑庠生金裕恩;次,嫁候選州同湯詒憲;次,嫁江西試用縣丞高德葆;次,嫁國子監生盧慶錄;次,嫁直隸試用從九品蔣純健。長孫:公桂,直隸補縣丞;次忠弼,次慶齡,次申嘉,次鳴盛,次公樾,次景謨,次覽,次鴻文,次僧善。曾孫:長增慶,次增榮,次增祿,次增祥。廷英等以二十年十一月五日,塟先生于馬蹟山丁太恭人之昭穴,祔以程恭人。先塟劉恭人于下程橋,已四十餘年,以遺令不復遷祔。銘曰:

出奇無窮公之文,乃以筆陳籌三軍,決勝帷幄辭書勛。翩然歸里折角巾,桐鄉欒社俎豆陳,瓣香不墜韓杜親。安樂壽考完其真,松邪柏邪五湖濱,死而不朽元氣存。

賜進士及第、誥授通奉大夫、山東督糧道孫星衍撰文

参考文献

  1. 瓯北全集·附录二》收录孙星衍撰《赵翼墓志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