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亭百詠 (四庫全書本)

来自讀古籍
華亭百詠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四
  華亭百詠       别集類三
  提要
  等謹案華亭百詠一巻宋許尚撰尚自號和光老人華亭人其始末無考是編作于淳熈間取華亭古蹟每一事為一絶句題下各為之注然百篇之中無注者凡二十九而其中多有非注不明者以例推之當日不容不注殆傳寫佚脱歟弔古之詩大抵不出今昔之感自唐許渾諸人已不能㧞出窠臼至于一地之景衍成百首則數首以後語意畧同固亦其所厲鶚作宋詩紀事僅録其陸機茸三女岡征北將軍墓顧亭林白龍洞俞塘普照寺陸瑁養魚池唳鶴灘湖光亭十首亦以其罕逢新警故也然格意雖多複衍而措詞修潔尚不失為雅音所注雖簡畧而其時在今五六百年之前舊跡猶未全湮方隅之所在名目之所由亦尚足備志乘之㕘考在詩家則無異於衆人在輿記之中則視後來支離附㑹者勝之多矣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陸 費 墀









  欽定四庫全書
  華亭百詠
  宋 許尚 撰
  顧亭林
  旦暮潮流急東西逕路斜無從質疑字共屬野王家
  顧府君宅
  即顧亭林雲寺祠堂
  蕭蕭蘭若地知是府君居祠事今誰奉吾來一歎吁
  東菴異跡
  在顧亭林菴中有忠烈公像近嵗忽地裂數尺中有風濤聲以物探之則應手火起
  地脉風雷吼人疑湧海潮將軍英爽在何物敢興妖
  金山
  激浪聞澎湃山神陰力多風濤歸指顧海若敢誰何
  安公像
  昔有僧沈海而死肉身尚存
  浮鉢來滄海幡然厭世塵補陀崖畔月長照定中身
  寒穴泉
  濆湧懸崖下泠泠注不窮將期挹甘冷弱水漸難通
  蘇州洋
  又名金 南舶欲入華   此亭者必 放蘇州洋蓋  屬處舊蘇州
  已出天池外狂瀾尚爾髙蠻商識呉路嵗入幾千艘
  華亭谷
  府南三里入松陵
  瀰漫連迥野潮汐往來頻慣識松陵路重來不問津
  八角井
  浚極疑無底丰稜定有因沈沈中夜月照影屬何人
  陸機茸
  在谷東呉陸遜生二孫常于此遊獵今名桑陸又名呉王獵塲
  二陸為童日驅馳屢忘歸至今桑柘響禽鳥尚驚飛
  柘湖
  展武沈淪後波澄一鑑明桑田復更變觸目搃柴荆
  秦女祠
  狼秦崇苛政有女亦䝉寃欲弔興亡事神應恥重論
  唳鶴湖
  洗蕩雲間路奫淪一水深月光零露重遙聽九臯音
  三女岡
  三殮知無有香魂計已銷頻來吟楚些嵗久若為招
  金山城
  府南八十五里舊經云昔周康王東游鎮大海故築此城
  治盛周康世東游豈信然城闉亦隳廢門諜漫相傳
  前京城
  府南八十五里輿地志云本海鹽縣以地近京故以為名
  廬落皆無有依稀古堞存登臨認遺跡林莽暮烟昏
  崑山
  嵗久阡原變平時草木深英才没黄壤舊事不堪尋
  陸機宅
  在崑山
  華第今何在千年漫有名披榛問遺裔寂莫一傷情
  谷水
  短櫂經由處風披藻荇香中宵孤鶴唳片月印滄浪
  秦皇馳道
  歎息秦皇帝何年此逸遊迢迢大堤路千古為嗟羞
  征北將軍墓
  即陸禕墓在崑山有碑村人疲于官吏征索遂碎其碑
  崎嶇尋古隧衰草隠寒原欲讀將軍事豐碑祇半存
  鳳皇山
  覽德來何代慵歸丹穴藏甘心化為石萬嵗瑞吾皇
  陸寳山
  府北二十五里
  祕寳封堅石山靈謹䕶藏欲為中帑助時復露光芒
  佘山
  祖傳舊有佘氏墓道于此因名焉
  人與室俱化陰森松竹寒時時見孤鶴疑此守神丹
  集賢里
  父老云昔陳陸諸公居此因以為名
  冠蓋游從日欣然萃一鄉田原搃如昨誰復嗣餘芳
  白龍洞
  在横雲山頂下通澱山湖毎風雨夜有龍出入洞中
  呼吸湖中水山椒寄此身洞門風雨夜電火逐霜鱗
  石魚
  雙鯉何年刻悠然鬐鬛全登臨忽懷逺尺素若為傳
  秀道者塔
  在佘山秀昔廬此山有二虎侍之後自建塔于山巔建畢還積薪自焚止存碑銘
  辛勤成雁塔俄赴積薪焚静夜耽耽影疑來䕶刻文
  靈峯菴
  在佘山池皆金砂後為昭慶禪院
  路湧金砂地髙人此築菴為詢林下客妙語與誰叅
  芥子菴
  林外三椽建常思憩息時莫教嫌迫窄中有五須彌
  澱山
  府北七十里在澱湖之中
  殿閣輝金碧遐觀足畫圖維舟一登覽誤陟小方壺
  三姑廟
  在府南柘湖之側湖中羣蛟競鬬水為騰沸獨不入廟中
  神居陰物䕶臬閾捍洪波莫慮蛟龍怒年來畏叱呵
  蓮巢
  在青龍陳氏疏地種蓮為休息之地今已堙廢
  記得荷香裏蛾眉唱採蓮千年⻱欲總不見葉田田
  鬼書
  在聖果寺昔常顯異于寺僧自稱東漢烈士沈光有書石刻
  壯士為儒恥捐軀志所甘無名豫青史幽憤亦何堪
  孔宅
  在府北七十五里昔有孔姓者游呉居此因名焉又云昔夫子所居忽有先聖 一碑額曰孔村人怪而碑之
  廟貌逾千祀泥封古碣昏傳云素王宅真贗與誰論
  崧宅
  府西三十五里昔晉將軍袁崧居此因名焉
  疆場功成後歸來卜一丘當時應種德名字播千秋
  俞塘
  府東五里往來之舟皆可揚帆諺有云雖有珠千斛不賣俞塘北
  延袤三鄉外東流與海通河神屢加意䑺借徃來風
  鶴坡
  府東七十里此地出鶴俗呼鶴窠者是也
  索莫東郊逺仙禽盡此藏夢回明月夜林杪響圓吭
  砂岡
  府東三十五里南屬海北屬江入土一尺皆螺蚌殻如是者三所相傳海上湧三浪而成豈誠然歟
  千里平砂地聨通江海湄漫傳因激浪疑是蚌成基
  御史涇
  在府東
  疏鑿人何在流功幾世餘農氓誦名氏不數鄭公渠
  滬瀆
  府西八十三里即松陵江水源出太湖松江之民資灌溉之利
  泛泛松江水迢迢笠澤通萬年知禹力灌溉有餘功
  東堂
  以下三咏並在府治㕔事之側
  㕔在清閒處金猊罩寳香令君今學道來此吸朝陽
  思齊堂
  伊昔絃歌治能聲著海隅升堂想遺跡勵志欲齊驅
  月榭
  簷角銜墻固明疏䕶翠羅公餘秉談麈竟夕對金波
  濯纓亭
  府前官亭
  輿梁斜倚處簷影墜清流往往抽簪者常為孺子羞
  石獸
  相傳昔常為怪夜則環市而走遂斷其一足以下二詠並府東
  刻鑿知何謂彌年亦有神宵行無足怪一吼亦驚人
  震橋
  昔姚庭輝宰此邑謂主位頗虚多宜客人作亭以鎮之又名虹橋虹音降
  瓦木明丹堊初期鎮此方石梁今欲圮尤益冨蠻商
  小隠園
  妝㸃林泉趣銷除市井心平生跧伏計到此意偏深
  姚將軍廟
  本在邑南宰謂廟門面北不利土人遂移至縣西以南鄉以下二十八詠並在府西
  陰功周邑境南面固宜然毋復論民事神今憚改遷
  趙店
   邑之市東名趙店今有神  之趙店
  日日黄塵路喧豗漲市聲神靈自安此不欲變名稱
  望雲橋
  父老云立橋日適有瑞雲見因以為名
  憶昨登臨日卿雲正四翔重來窮目力天末起祥光
  石幢
  望雲橋南此地昔有湧泉云是海眼立幢于上以鎮之
  矻立應千載傳因海眼成蓬萊水清淺曽不見欹傾
  普照寺
  晉陸機宅捨為寺
  髙門收畫㦸即此見精藍施予恩雖在緇流絶不談
  彌陀閣
  拄策徐徐上囘環佛頂遊九山俱在望日斷暮烟浮
  羅漢院
  邃宇中何有台山五百尊云何困人力金像搃塵昏
  丁公橋
  相傳令威由此仙去又名丁行橋
  令威仙去後遺跡歎成非華表成烏有何由見鶴歸
  雲間館
  郵亭臨爽塏杗廇架脩虹我亦輪蹄客心期訪士龍
  福順廟cq=881
  殿宇之上烏雀不棲
  門垣雖蠧壞古屋尚深沈鳥雀猶知避斯民盍致欽
  東嶽行祠
  明主東封後⻱䝉望亦尊巍然此行宇時許薦蘋蘩
  西庵
  陳律師庵律師常習儒業
  蚤為儒冠誤齊心學竺乾而今林下塔夜夜戒光圓
  白龍潭
  神物幽潛地滄滄水接空不緣嘗應禱誰識有殊功
  毘盧菴
  勾氏香火中有御書閣
  捫蘿通一徑脩竹蔽中籬祇有奎章在龍神暗䕶持
  西林
  林外初晴後斜陽滿芰荷頻來指靈鷲此去路無多
  陸瑁養魚池
  即西湖也今為放生池
  誰得陶朱術脩治一水寛皇恩浹魚鱉不復敢垂竿
  小湖
  西湖之北一灣名小湖
  獵獵風蒲外淵淵明月秋詩翁浮短艇弭楫看游儵
  湖橋
  㶑灔湖光好荷風六月涼倚欄吟不勌魚鳥亦相忘
  唳鶴灘
  湖之東南隅
  養鶴人何在湖邊水尚清喚回中夜夢灘上戛然聲
  泳波亭
  在湖中
  呂梁觀已逺沂水浴應難却倚亭前柳時時照影寒
  風月臺
  舊市舶司呉使所建
  夜静蒲萄皺雲舒玉鑑凉築堂人不見尊酒暗相望
  湖光亭
  風月亭之西
  日暮蝦鬚巻亭中雅燕開微風起蘋末波影動樽罍
  道院
  西湖之西後為延氏蔬圃
  净宇今何在唯餘柏色新棲棲抱甕者不是煉丹人
  異木
  舊傳商人嘗夜夢有人自云吾土地神也能祭我令汝宜商毎嵗商人夜半祭之往往獲其陰助
  蟠根知永逺曲榦聳蛟虬閩賈䝉私庇年年此薦羞
  顯忠廟
  以下十詠並在府南
  俯拜祠堂下遙思弼漢功吁嗟孝宣帝忘德太匆匆
  東寺
  世傳水陸池有⻱數枚聞講經聲則縁隄而上罷則復去
  愛此稜伽士勤脩戒行成文⻱亦知善來聽講經聲
  證覺院
  舊之無礙禪院
  有人明七净蠠沒締良因歎惜流風替誰為無垢人
  棲真菴
  仙路多官府真人未上升松窻霜月白相對誦黄庭
  柳園
  芳草池塘暖東風桃杏繁春歸人亦散寂寞鎖園門
  陸四公廟
  又名陸司空
  晉傑云亡久嘉名未遽湮嚴祠坐遺像猶解福呉民
  南庵
  堂壁有六祖畫像
  施水功成後耽耽梵宇深升堂瞻貌像黙㑹祖師心
  姜庵
  陰曀楸梧裏烏鳴落日中九原人不作明贊亦何功
  望仙橋
  鶴駕乗風去千年竟不歸石梁凭望處空復白雲飛
  三洞庵
  句曲山頭客遨遊到市塵星冠頂霜月夜半正朝真
  浄居院
  昔馬耆法寧住此院故俗又呼為馬耆庵後法寧弟子亦住此庵
  明眼知何在山門久寂然宗風未淪替還喜一燈傳
  氷檗菴
  王道所居
  鳧舄棲遲地池流一逕斜先生久清苦不肯競紛華
  圓珠菴
  定回人寂静繞鼻碧蓮香却認循簷月摩尼發夜光


  華亭百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