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后倒下时,我像得到解救似的感到,它无可挽回地淹死在我那填平所有洼地漫过一切堤岸的血泊里。 - 卡夫卡

画史

来自讀古籍
画史

《画史》是一部绘画鉴评作品,又名《米海岳画史》。全书共一卷,北宋米芾撰。

在线全文阅读

《画史》约成书于1101年前后,举其平生所见代以来名画(其中亦间有未见者),品评优劣,鉴别真伪,考订谬误,指出风格特点,作者及藏处,甚至间及装裱、印章,亦收进画坛遗事秘闻,颇具资料价值。其体例与作者另著的《书史》略同,但《书史》所录皆为亲见,此书则间载未见者。又将属天文的《浑天图》及属音韵学的《五声六律十二宫旋相为君图》亦入于书中,使全书内容显得驳杂不纯。且由于此书材料多随手拈来,缺乏条理,加以部分文字古奥难解,很难入于上乘的理论、学术著作之列。

但书中所言古代画法、名家技巧风格等,颇多具眼之见,尤其鉴别真伪、评论优劣多作言简意赅、切中事理之论,一直为历代鉴赏家所重。如评顾恺之与张僧繇的不同风格云“张笔天女宫女面短而作艳,顾乃深靓为天人相”,辨汉唐老子像的不同及原因,指出如《吴王斫鲙图》:“吴王衣不当右衽”等辨析古服之言,都很精到。有此议论,长话短说,深中事理,如“古人图画无非劝戒,今人撰《明皇幸兴庆图》,无非奢丽,《吴王避暑图》重楼平阁,动人 侈心”是可验之于画史。谓“子瞻作枯木,枝干虬屈无端,石皴硬亦怪怪奇奇无端,如其胸中盘郁也”亦为论世知人之言。

至于论印鉴绢料裱背画轴制作及材料特点等,均深于此道,故能被历代鉴赏、收藏家奉为圭臬。更值得注意的是米芾论五代宋初山水画风格、技法和各家长短,皆对后来文人画家的审美趣味和评判标准发生了深远影响。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单立《论三家山水》一节,以李成关仝范宽“三家鼎踌,百代标程”,逾王维李思训荆诰之上,而对董源巨然评价不甚高。米芾却认为董源“平淡天真多,唐无此作品,在毕宏上,近世神品,格高无与比也”,“不装巧趣,皆得天真”,巨然“明润郁,最有爽气”,这一抬高董巨之论,成了明代董其昌“南北宗论”的基础,而前于董的元、后于董的清,山水画风都受到米芾“平淡天真”论的影响。